泡菜网

「我与祖国共成长」母亲的腌菜缸

      编辑:泡菜       来源:泡菜网
 

现在每次吃酸菜白肉都会想起家里的那口大腌菜缸,那口跟随全家几十年,跟我岁数不相上下的腌菜缸。

家里的腌菜缸是1987年全家到张家口后母亲买的。那时家住在七楼,母亲看上了这口新菜缸,却搬不动,下班回家叫上父亲,两人一起把缸用背包绳捆到“二八”车上,从市场运到楼下,再抱上七楼。缸进家门,便被安放在了阳台。

腌菜缸进家当年,父亲就拉回200斤大白菜,100斤摆在楼道,100斤摆在墙角准备腌酸菜。父亲负责把菜缸从阳台上抱到屋里来,母亲则要动手处理白菜。先用菜刀砍去白菜的烂叶,再把处理过的白菜放到大洗衣盆里清洗一遍,接着就要在菜缸里撒上一层粗盐,再把白菜劈成大片一层一层码到缸里,中间掺杂着放些劈好的芹菜棒和尖椒片,码到离缸口还有10公分左右时倒水,撒盐,这时就需要人从上往下压菜,最后再压上块20多斤重的大块鹅卵石,盖好竹篾子,剩下的便要交给时间了。

(家里中号与小号腌菜坛。照片由作者提供。)

后来母亲觉得单纯吃酸菜口味单调,又买了几个大大小小的腌菜缸,中号的缸用来腌芥菜和地葫芦,小号的缸腌松花蛋、茶叶蛋、臭鸡蛋、咸鸭蛋,母亲的蛋系列让我至今在同学中闻名。

有了腌菜缸,冬天家里能吃上酸菜白肉和猪肉酸菜炖粉条,直到现在我还是馋这一口,全然不顾专家们“酸菜含有亚硝酸盐”的警告;夏天能吃上腌芥末茄子、酱黄瓜条、萝卜泡菜;一年四季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吃涮肉,就直接从缸里捞出糖醋蒜和韭菜花。

(窗台上腌韭菜花的小坛子。照片由作者提供。)

母亲老家来自古燕云十六州—蔚州,今天的蔚县。壶流河畔长大的母亲受老家勤俭持家勤劳能干的传统影响,每当我们夸她菜腌的好时她都会重复她奶奶从小教育她的话:“吃不穷,穿不穷,盘算不到就受穷”。秋天菜便宜、菜多时腌菜;冬天菜贵、菜少时吃腌菜。腌菜是蔚县姑娘媳妇大小就会的手艺。

全国各地的人们从古至今不都是这样盘算过来的吗?腌菜、泡菜、腊肉、火腿、干菜、冻菜、冻水果……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用自己的智慧和几千年来多少代人积累的生活经验用菜缸、瓦罐、地窖、房梁……打造出一道又一道中国独有的舌尖美食。

今天的人们因为生活水平的提升,已经不用靠腌菜保存食物了,冬天有了冬暖式大棚和远距离冷链运输,人们能随时随地,想吃啥吃啥。我家从三十多年前的30平米安置房住进了现在180多平米的跃层,搬家时父亲为了让母亲不腌酸菜,抢着把大腌菜缸抱到了地下室,母亲则趁老爸不在,把其它几个腌菜缸放在了露台上。母亲接着干她的腌菜事业,只是我和父亲经常劝母亲:“时代变了,少腌点,多吃鲜菜。”母亲依然会说:“这么多年就好腌菜这个味。”

END

作者单位:河北省张家口市委组织部

责任编辑:刘雅婷

美编:刘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